中国市场学会海疆丝绸之路工作委员会

logo.png

罗援:海洋战略要“三线六存在”

7
作者:黄莹莹来源:参考消息官方网址:http://ihl.cankaoxiaoxi.com/2013/0106/145995.shtml

1357459361836.jpg

罗援,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。2012年,罗援最关切的就是国防领域的焦点及热点问题。本报记者王建民/摄


《国际先驱导报》记者 黄莹莹 发自北京    


2012年,是中国的蓝色国土不平静的一年。在这一年间,罗援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各大媒体的报道中。从年初的两会开始,罗援不断提出一系列提案,为国防建言献策:组建准军事力量海岸警备队、建立南海行政特区、东海和南海的六个存在、建议首艘航母命名为“钓鱼岛”号……


作为中国军方最具影响力的专家之一,他的观点和言论经常受到国际主流媒体的关注,也因一些言论的立场强硬,他被西方媒体冠以“鹰派”头衔。罗援表示自己并不避讳“鹰派”的称呼,但一定要在前面加上“理性”二字。


“打铁还须自身硬”    


即将过去的这一年,罗援最为关切的是国防领域的焦点及热点问题。无论是周边海洋上掀起的波涛,还是来自大洋彼岸的激流,亦或是日益强健的浮动国土,这些对罗援而言,有担心也有焦虑,但更多则是自豪与欣慰。


《国际先驱导报》:过去的一年,您最关注的事情都有哪些?    


罗援:我最关注的有三大问题。第一是岛礁争端问题,特别是先后爆发的黄岩岛之争和钓鱼岛之争,因为这些问题事关中国的核心战略利益。第二是美国重返亚太,美国提出要把它十一艘航空母舰中的六艘、水面舰艇的三分之二、核潜艇的百分之六十移向亚太。美国的军事战略意图到底是什么。第三是我们的国防建设,今年我们第一艘航空母舰入列,舰载机起降成功,一些新型战机和一些先进的武器装备陆续亮相,表明我们的国防实力有了大幅度的飞跃,打铁还须自身硬。我们有了强大的国防,就可任凭风浪起,稳坐钓鱼船。


Q:您如何总结过去一年中国为应对钓鱼岛、黄岩岛事件做出的一系列应对举措?    


A:在执法维权方面,我们已经逐渐掌握主动权。我们现在打出了一系列的组合拳,调动了各方面的综合力量,既有政府的表态,又有民情抗议,既有军方威慑,也有执法队伍的行动,形成了一整套有理有利有节的应对措施。


“六个存在”仍然适用    


蜗居于内陆,已经不再符合中国崛起的现实。而一个宏观的海洋战略,是中国走向海洋的基础,也将成为在茫茫大海指引方向的灯塔。罗援认为,一个国家层面上的海洋战略,是中国走向大洋,保证安全稳定的发展环境,保证海上能源供应链,保护中国海外公民安全的重中之重。


中国首艘航母正式服役,令国人激动不已,罗援更是如此。在“辽宁舰”还在被称为那个拗口的俄文译名时,罗援就曾建议,将我国的第一艘航母命名为“钓鱼岛”号。虽然这个名字并不符合中国舰艇的命名规则,最终也未“夺魁”,但是他的提议却令不少中国人心潮澎湃。


Q:您曾提出中国需要一个宏观的国家海洋战略,下一步您认为中国的海洋战略应具体在哪些方面予以推进?    


A:抓海洋战略,应该像当年抓航天航空工作一样。首先,要有一个顶层设计,一个长远的、完整的、系统的规划,制定长期和中远期的目标,明确发展重点、难点和不足在哪里,然后有针对性地进行规划和建设。


其次,在力量整合方面,我建议成立一个全国海洋委员会,负责协调各个涉海部门的工作,包括党、政、军和一些职能部门。在海防决策机构下面,要有执行机构。我的想法是,把国家海洋局升格为国家海洋部,作为海洋委员会下的一个执行机构,另外要组建国家海岸警备队,直接在海洋委员会的指挥协调下工作。


第三,在体系配置建设方面,除了海军装备之外,应该加强国家海岸警备队这支准军事力量的装备建设。在海洋维权方面,我们要形成相互依托、相互依靠的“三线梯次”配置的防卫体系。一线是我们的民船,它们进行正常的生产生活活动,同时也是在宣示我们的主权;二线是我们的准军事执法力量;三线是我们的海军。


第四,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外交综合施压,相互支持。在应对钓鱼岛争端问题上,我提出过“六个存在”,对于南海地区同样适用。“六个存在”,即行政存在,明确钓鱼岛和南海岛礁的管辖机构;法律存在,将海基线及时公布;执法存在,要定期派海监、海事等行政执法机构在相关海域巡航执法,同时加快组建国家海岸警备队,突出准军事力量的建设;军事存在,可以将相关岛礁设为航空兵靶场,武装力量要组建到在相关海域捕鱼的渔船,可以采取渔船保安、保镖等形式;经济存在,在相关岛礁设立经济开发集团,进行海洋资源和经济开发建设;舆论存在,突出相关岛礁的信息发布,可以用相关岛礁的名字命名军舰名称等。


只有做好这些,才能真正把“主权归我”落到实处,而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。    


Q:中国首艘航母的改装入役,对于我国的海洋战略和应对海洋争端将发挥怎样的作用?    


A:“辽宁舰”服役,是一件具有标志性的事件。首先,它填补了我国国防体系中的短板,形成一个更加完备的防卫体系。其次,航母的从无到有,是一个零的突破,更是一个质的变化。第三,航母是一个具有制空、制海、反导、反潜和反舰能力,可以在近中远海作战的海上作战集团,这对我们海军力量的现代化建设具有牵引作用。


年轻人要有“中国梦”    


罗援一直给人军旅硬汉的形象,他也曾表示,一个民族必须要有阳刚之气和尚武精神,才能有生存力和战斗力。“不崇尚英雄的民族,不会是英雄辈出的民族”。但如同他给自己加上个“理性”的定语一样,他强调“阳刚”不能误读为“莽撞”,“激情”需要“理性”的辅佐。


Q:您曾表示,一个民族必须要有阳刚之气。在您看来,中国的年轻人怎样才能兼备激情和理性地关注祖国面临的海洋争端?    


A:作为一名中国人,既要有爱国的激情,也要有爱国的理性,既有忧患意识,也要有大局观。    


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。”有了这样的理想和抱负,才能具备爱国的激情。因此,年轻人首先要立志,要有一个长远的目标,要有中华崛起的“中国梦”。当然这种爱国的激情必须有务实的能力和实力作为基础,而且应该是理性的。我们要将爱国主义、民粹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区分开来,将理性爱国和莽撞爱国区分开来,从大局出发,避免一些偏激的行为。同时,我们还要反对那种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”、愤世嫉俗,甚至奴颜婢膝的恶劣倾向,这种危害性可能更大。


从最坏处着眼,做好应变准备    


罗援说,自己在2011年年底做形势预测时,就曾预言2012年海洋不平静的态势将会继续,甚至在南海地区可能会发生一些突发事件。而黄岩岛事件的发生,使他的预测不幸言中。在一年后的今天,面对同样的问题,他仍然谨慎地给出了“严峻”的答案。


Q:您认为2013年我国面临的海洋争端形势是否将更加严峻?    


A:从整个国际战略格局的演变,以及地区形势的变化方面来看,我国海洋争端的严峻形势并没有缓和的迹象,还有激化的可能。现在很多周边国家都加大了宣示主权的力度,而且都付诸实施。在这种环境下,如果不能找到一个缓解危机的有效途径,这个危机有可能进一步升级,擦枪走火的可能性是严重存在的。


虽然目前的形势出现了攻防转换,局面对我们更加有利,但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,必须做好应变的准备,因为周边一些国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,还有个别国家还很善于搞一些偷袭行动。Q:面对这些问题,中国应如何着力?A:从战略研究的角度来看,首先要做好预测,对形势有所判断,预测可能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发生什么冲突,从最坏处着眼,做好应变的准备;第二是要做好预置,包括方案的预置,力量调配的预置,手段的预置、对外宣传的预置等。第三是预防,只有有备才能无患,我们才能逐步掌握主动权。